赛车

异世之女神争霸 798 达克法恩的真身

2019-12-04 12:30: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世之女神争霸 798 达克法恩的真身

如果执行天使将达克法恩的真身看成了是一个个子并不高的老头,那么只能证明他并没有仔细地观察那达克法恩的样子,而当执行天使确定了那达克法恩是个老头以后,他马上认为自己错了……可以说,他好像根本就分不清楚那达克法恩的真身到底是个年长的老头,还是个老迈的老太太。只见那达克法恩的真身的个头竟然没有三尺高,从他的个头上来看,他似乎更像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他的头发很长,而且从头到尾都是白色的。但是,当执行天使仔细地朝着他的头发望去的时候,他又认为那应该不是头发,因为普通的人的头发丝是很细也很密的,而面前的那个达克法恩的头发却是十分地粗,他的每一根头发都像是一根很粗的绳子,执行天使相信如果这样粗度的绳子有足够长的时候,它绝对可以捆住一头牛。那达克法恩的头上还戴着一种特殊的装饰,那装饰靠近额头的地方像是野人所使用的发卡,而那个发卡的两边挂着两条装饰,那装饰好像也是许多五彩线编制成的,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为了驱除鬼神用的一种装饰。再看那达克法恩的脸庞十分瘦,他的皮肤很黄,黄得就像是某一个地方的一种特殊的黄土一样。他的五官最大的特点就是长着一对很尖的耳朵,还有一双十分凶恶的眼睛和一个尖尖的鼻子、两个非常高的颧骨、还有一个很尖的下把。他的身体也是十分地瘦,但是看起来却并不是很孱弱,他身上的皮肤也是黄色的,他的十根手指明显比人类的手指要长、手指甲也更尖锐,给人的感觉那简直就是猎鹰的爪子,他的身上虽然穿着衣服和裤子,而且给人的感觉他好像是个人,但是他却没有穿鞋,他直接光着脚着地。而他的脚根本就不像是人类的脚,他的脚和他的手指一样。都显得很瘦,并且青筋外露,但是他的脚指甲也很长,而他那站在地上的双脚与猎鹰的爪子分明只有颜色的区别。其它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了。不仅如此,他的p股后面还长着一支长长的尾巴,那尾巴的长度和形状都像极了猴子的尾巴。

当执行天使看清了达克法恩的样貌以后,他还以为达克法恩也许是某一个矮人族的族人,至少从他的个头上来看应该是差不多的。只不过,执行天使根本就想不起来类似于达克法恩这样相貌的矮人具体是来自于哪个矮人族。

执行天使相信现在站在他面前的那个个子并不高的矮人一定就是达克法恩的真身。

执行天使并不知道达克法恩变化了一下样貌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执行天使才不管眼前的达克法恩变出的样貌到底是可爱的还是凶恶的,他为了自己的将来不管讲什么条件都不会放过那达克法恩的。

只听那执行天使对达克法恩说:“你以为你变得渺小了,我就会放过你,告诉你吧,即使你变成婴儿,我也不打算放过,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解决你的,所以。今天的你无论如何也没有其它的去路,你只能选择死在我的手下!”

当达克法恩听了执行天使的话,他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然后,达克法恩的身体里发出了几种不同的声音,但是这些不同的声音却同时对着执行天使说话,而且这些不同的声音说出来的话都是一样的话,但是执行天使居然也可以从那不丗的声音里听出某些是男人的声音、某些是女人的声音,只听那达克法恩对执行天使说:“想要我的命?休想!”

那达克法恩刚刚说到了这儿,执行天使突然发现他的身体仿佛产生了微妙的变化。执行天使只觉得当那达克法恩说完话的时候,他似乎不再是一个人,好像有好几个与他同样身材的人站在他的身后、或者是偏左、或者是偏右一点儿,可执行天使只能看到重叠的肢体。但是却看不到那些藏在眼前的达克法恩身后的其他矮人们的样子。

面对达克法恩的突然变化,执行天使并没有害怕,只不过,他想留给达克法恩更多的喘息机会,执行天使想知道这个被暗黑破坏神委以重任的妖怪到底有什么本领甘当首领之职?

当那达克法恩的身体发生了重影之后,只见他举起了两只手。可是他并不是在向执行天使投降,他虽然举起了手,但是那姿势明显不是在投降,那姿势更像是一只凶恶的棕熊在恐吓他的敌人。但是眼下的达克法恩如果只会使用“恐吓”是绝对吓不走他的眼前的敌人的,更何况他也不只是在恐吓,只见就在他举起爪子的那一刻,他突然将眼睛瞪得更大,而且他的嘴也张得最大。

执行天使还没有来得及多想达克法恩这么做到底是在玩什么把戏的时候,只见达克法恩的口中吐出了一团火,这团火就像是被附在隐形的箭上一样,只见那火疾驰地朝着执行天使的方向飞了过去。

如果,执行天使以为,那个飞向他的火团只有一个,那么他可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就在那达克法恩朝着执行天使喷出火团的时候,他身后的重影们也相继地喷出了火团,执行天使只见那像发s出去的箭一样快的火团居然从达克法恩身上不同的方向朝着执行天使飞了过来。

站在达克法恩对面的执行天使并没有料到达克法恩居然是一个会喷火的敌人,再说,不管达克法恩只会喷一个火团还是会喷几个火团,他如果以为这样就能做得到执行天使,那未免有些太天真了,而执行天使也不会就这么简单地就被达克法恩伤到。只不过,也许当达克法恩朝着执行天使喷火的时候,执行天使着实感到了意外;但是接下来的执行天使也不甘示弱,他也会让达克法恩为他感到意外。

就在被达克法恩喷出的那几个火团从不同的方向朝着执行天使飞过去的时候,眼看那火团就要打到了执行天使的身上的时候,执行天使突然利用顺间移动隐藏了自己的身体,就这样,被达克法恩喷出的火团扑了个空,只见那几个火团围绕在执行天使消失的地方转了几个圈儿,过了一会儿之后,那几个火团就化为了白色的烟渐渐地消失匿迹了……

但是。事实上,当执行天使的身体消失在达克法恩的眼前的时候,达克法恩根本就没有空闲留意被他喷出的那几个火团后来究竟怎么样了,那一刻。当他看到了执行天使的身影在空气中突然消失了,他仿佛领悟出了什么,于是他也利用顺间移动将自己的身体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而达克法恩与执行天使的顺间移动有明显的不同,执行天使的顺间移动就像是空气在静悄悄地搬家,当然。没有人知道空气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搬的家,又到底是在什么时候搬完了家,也就是说

,执行天使的顺间移动不但非常地静、也非常地快,可以说是神不知、鬼不觉;而达克法恩的顺间移动就好像是踩在了瘪炮上,虽然被踩到的瘪炮还是会发出一点点的声响,但是那声音并不大,可当达克法恩的身体从这个地方离开的时候,从他的脚下仍然会发现瘪炮散发出来的白烟——也就是说,达克法恩的顺间移动不但会发出一点点声响。而且他的脚下也会冒出一丝白烟。

当然,执行天使使用顺间移动只是为了躲避达克法恩的突然攻击,然后他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或许会对达克法恩进行偷袭;而达克法恩使用顺间移动却是为了提防执行天使的突然偷袭,因为任何人的顺间移动都是从一个地方突然地转移到另一个地方,但是,他们在身体转移的过程中,他们的身体往往会隐藏在空气中一小会儿,就是这么一小会儿,令每一个对手都无法揣测对方会在哪个方向出现。

事实证明,达克法恩利用顺间移动朝着另一个方向逃跑绝对是明智的举动。毕竟就在他刚开始迈步的时候,他也照执行天使晚了一步,执行天使用的不知道是什么利器,他在达克法恩利用顺间移动之前。猛然地朝着达克法恩的身后用力地刺了一下,而接下来,执行天使也果然听到了从达克法恩传来了一个男人的痛叫声,仅管在痛叫声过后,达克法恩仍然顺利地将身体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

从现在的执行天使和达克法恩所处的位置来看,刚才的他们并不像是利用顺间转移更换了站立位置。他们到像只是更换了战斗场地。

虽然执行天使朝着达克法恩的后背刺了一下,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刺中了一个目标,只不过他并不知道自己刺中的是达克法恩本人,还是只是刺中了他身边的那些跟班儿的。

不管执行天使刚才刺中的到底是不是达克法恩本人,达克法恩都知道自己的后面遭到了执行天使的痛创,当达克法恩发现了这些的时候,当他再一次看着眼前的执行天使的时候,他显得更加地小心和谨慎了。仅管那一刻的达克法恩仍然不高兴地对着执行天使说了一句:“没有想到,你居然在我的后面突袭我?”

执行天使的回答到也直接:“我早就跟你说过,我是来杀你的,我并不是来和你做游戏的,我不用刀刺你,难道我还用食物喂你?再说,虽然刚才的我刺到了你,但是我敢保证我刚才刺到的绝对不是你,我想,应该是跟在你的身后像尾巴一样的人。我不知道你有几个替身,但是今天他们遇到了我,他们必将会一个一个地死去。”

当达克法恩听了执行天使的话,他更加不服气地对执行天使说:“谁死谁活现在还说不好!”

达克法恩话音落了,他再一次张牙舞爪地朝着执行天使露出凶狠的样子,不仅如此,他身后那几个个头胖瘦与他差不多、长相也与他大同小异的矮人也是以同样的动作面向了执行天使。而就在这个时候,无论是达克法恩还是执行天使,他们居然各自使出了自己看家本领。

达克法恩在张牙舞爪的同时只见那达克法恩和站在他身后的其他的小矮人的身上都放s出了一像没有扶手的尖刀的东西、仔细看来,其实那并不是尖刀,而是闪着银光的、时而变化着形状的闪电,那闪电自达克法恩和其他小矮人的身上飞出,转眼间就已经朝着执行天使的方向飞了过去。

而执行天使在这段时间内其实也没有闲着,就在达克法恩对着他发出闪电的时候,只见他的身上就像吞云吐雾般地迅速地喷出了许许多多的烟雾与尘埃,其实那场面更像是被狂风席卷后一片暗不见日的狼藉景象。

当达克法恩的身体上发s完闪电之后,当他看到了对面执行天使的方向喷s来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甚至根本就看不到方向的尘埃土雾之后,他顿时傻了眼,至少眼前的这种情况会令他找不到敌人的目标,也许他只能将期望放在刚才被自己飞s出去的闪电的身上,他希望自己的闪电能够至少有一块闪电刺到执行天使。

但是,闪电究竟刺没刺到执行天使,达克法恩还真不知道,他只知道接下来的他必须选择再一次地顺间移动,因为他明显感到了头顶上飞来的冷风,达克法恩似乎提前预感到那冷风根本就是会夺走他的性命的死神,所以他不得不又一次地将自己的顺间移动到了另一个地方。

但是,就在达克法恩使用顺间移动将自己的身体移动到另一个地方的时候,他的身后仍然传来了“啊——”的一声痛叫,而且达克法恩听得很清楚,这痛叫声分明就是一个正在被死神扯裂的亡者……未完待续。

安流人民医院
西安市长安区妇幼保健院
江西好的男科医院
汕头妇科医院有哪些
成都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