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964章

2019-10-12 23:57: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964章

朱明宣不是笨蛋,一下就从朱华东的话语中听出不同寻常的地方,紧张道,哥,怎么了?

没什么,傅建家不出意外要调走了,市里的领导层有可能会迎来调整。

傅建家要调走了?朱明宣神色一怔,旋即兴奋道,哥,这么说你有可能会高升?

哼,八字还没一撇呢,高兴什么,傅建家调走了,得陈兴顺利接任,市长的位置才能腾出来,我才有希望。朱华东冷哼道,眼里露出一股贪婪,以他的年龄,如果能当上市长,连一届都干不满,但就算是只能干那么三四年,他也要去争取,这是正常人的权力欲,即便是他的年龄已经大了,这种对权力的渴望也不会因此减少一点半点。

朱华东如此一说,朱明宣也才恍然,以市委副书记的职位自然是不可能直接升任书记,这在官场里鲜有特例,对一个专职的市委副书记来说,正常的升迁路径是先提任市长,而后才有资格去争取书记的位置。

知晓了缘由,朱明宣刚才兴起的那股兴奋劲也消失了不少,他也是在体制里呆过的人,知道自己的大哥的希翼有多么难,傅建家调走,得陈兴能顺利接任才谈得上希望,而这却不是别人可以掌控的。

感觉自己白高兴了一下,朱明宣撇嘴道,哥,你这希望太不靠谱了,傅建家就算调走了,陈兴能不能接任还是两码事呢,你就惦记起他的位置了,这不是很不靠谱的事嘛。

走一步看三步,不未雨绸缪到最后连口汤都喝不上。朱华东看了朱明宣一眼,所以这段时间你们务必都给我低调点,至于你,最好是老老实实在家呆着,你当初办的是保外就医,好好在家装病呆着,免得落人口实。

哥,别人要抓我把柄也早抓了,你现在说这个都晚了,就好比这次上爆料的帖子,对方提前调查好了,咱压根就措手不及。

这次的事是例外,不过也给我们敲了警钟,从现在开始你就得装病,手头的生意也都暂时放一放,反正不能由你直接出面了。朱华东严肃道。

瞅见大哥认真的样子,朱明宣虽然有些不愿意,这会也只能点头

,那好吧,最近我多呆家里就是,不过这次到底是谁在背后整我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当然是不能就这么算了,但你知道是谁在整你吗?朱华东神色冷峻,不知道就先安分一点,别急着上蹿下跳,日后总有算账的时候,我已经让监部门的人在查,只要能查到发帖的人,就能顺藤摸瓜查到背后的人。

行,哥,那我就听你的安排。朱明宣点了点头,他不听安排也不行,整个老朱家现在就靠着大哥朱华东一人掌舵,而他们也都是靠着朱华东手头的权力讨活,没有朱华东,就没有他们现在的日子。

兄弟两人边吃饭边谈着,吃完午饭,朱明宣先行离开,时间一晃到了下午,江汽已然是一片热闹的景象,‘热烈庆祝江汽和华汽签约’之类的大红色横幅已经从公司大门口沿路挂到了工厂内部的大礼堂,就连江汽的工人,脸上也都洋溢着喜气,工人们知道一旦和华汽签约,意味着工厂的效益将会好起来,至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经常拖欠工资。

下午两点半,陈兴便从市政府出发,和傅建家汇合后,两人的车队前往江汽。

江汽大门口,刘安定和华汽的副总郭英杰一起在等待市里的领导过来,郭英杰这几个月的时间经常呆在江汽负责和江汽的谈判,对江汽包括江城的情况颇为熟悉,此刻和刘安定等待市里的领导过来,郭英杰开玩笑道,刘总,咱们这次能够签约,也算是过五关斩六将了,不容易呐。

呵呵,就是因为不容易,所以更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合作机会,我相信这次江汽和华汽的合作,一定会是一次双赢的合作。刘安定笑道。

那是肯定的,刘总,你也是从华汽出来的老人了,你应该知道我们华汽这两年发展很快,自主技术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和我们华汽合作,绝对是你们江汽明智的选择。郭英杰微微一笑,话锋一转,我听说福特公司的人还没走?

嗯,还没走,可能他们有别的安排吧。刘安定笑容有些尴尬,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江汽和华汽都要签约了,有些事情自然也就成了过去式。

两人说着话,远远的就看到一队车队过来,刘安定神色一振,笑道,应该是市里的车队。

刘安定和郭英杰往前迎上几步,这时,车队也近了些,果不其然,是市里的车队,陈兴和傅建家联袂而来。

车队缓缓停下,刘安定看到傅建家后,一颗心彻底的放下来,哪怕是中午陈兴已经告诉他傅建家会出席,但直到现在亲眼看到傅建家过来,刘安定一颗心才真正踏实下来,有傅建家和陈兴两人同时撑腰,刘安定心想这签约仪式无论如何也黄不了吧。

中午的时候,刘安定可是还听到一些传言,据说是省里有人依然对江汽和华汽签约有些意见。

陈兴和傅建家到了,签约仪式也就开始进行,市长陈兴发表讲话,不过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喧哗,副省长赵从刚到了,没有事先通知,赵从刚来得很突兀,甚至有点气势汹汹,带着人大踏步的走了进来。

先等等,谁让赵从刚普一进来就大喊着,看到傅建家时,赵从刚却是神色一怔,傅建家竟然也来了?

赵从刚转头看了曾长源一眼,眼里有些恼火,这王八蛋竟然连消息都没打探清楚,不是说只有陈兴会出席的吗?

从刚同志也来了,怎么没事先通知一下,瞧我们都怠慢了。傅建家看着赵从刚笑道,眼睛都眯了起来,从赵从刚说出口的几个字,傅建家不用想也知道赵从刚是过来干嘛了。

相比傅建家的淡然,赵从刚此刻却是尴尬了起来,他来得仓促,却是没料到傅建家也在,这会就有点下不来台了。

南充治疗白斑的医院
忻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福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南充治疗白癫风医院
忻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