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炎武战神第1206章变改规则

2020-01-30 05:12: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炎武战神 第1206章 变改规则

纯文字阅读本站域名同步阅读请访问

高日悬空,呼声如雷,激情澎湃。(稳定

东院代表凌天羽,西院代表皇埔少奇,南院代表战雄以及北院代表夜融,四大分院的参赛选手都已到场。意气风发的并排而立,赢得场的欢呼和羡慕。

其中,凌天羽尤为抢眼。

但凌天羽却一副颇为烦躁的姿态,毕竟历来举办盛会,都会有着繁琐的仪式,以及主办方的慷慨致辞。没个把时辰的,那是不会开始的。

果然!

在经过一番繁琐的仪式,以及四大院长和镇殿长骆炀那热汗淋淋的轮番致辞,武斗总比终于舍得拉开序幕了。

这一届的武斗总比,由西院院长左一丘主持。

不由,左一丘起身而立,刚一展身,瞬间便闪入了武斗台上。

瞬移!

斗转境强者应有的能力!

这左一丘,生得瘦骨如柴,弱不禁风的样子。但修为可不俗,斗转七重境修为,仅次于拥有斗转八重境修为的罗天通。

且刻!

左一丘扫视场一眼,朗声道:“老夫很荣幸,能够担任这届武斗总比的主持人,相信对于武斗总比的规矩和奖励规则大家都已熟悉不过了,老夫也就不再过多言诉。”

停顿了下,左一丘扬手一挥,身前便凝现出一道金色光团,又道:“为了比赛的公平、公正,老夫特此煎将四颗抽签球藏入斗元力中。抽到同色球者,将分为对决一组,现在,就请四位分院参赛代表入场抽签!”

语落!

酷爱表现的战雄,大步跃上,一掌穿透入金色光团中,一颗像是玻璃球般的黑色小球便抽了出来,然后平方在掌心。

“恩!南院代表抽得黑球,下一位!”左一丘朗道。

闻声!

皇埔少奇与夜融同时望了眼凌天羽,可这一看,他们直接语了,敢情凌天羽是在睡觉。奈之下,二人便很默契的同时跃入武斗台。

“皇埔兄,你先。”

“还???还是你先。”

“不,你先。”

“还是你。”

两人一入场,并没有立刻抽签,而是你推我崇的,备是忐忑。

这两人的意思都很明显,谁也不想和凌天羽或是战雄分这两个**分到一组。要是他们两人分到同一组的,便可拥有竞争第二名的资格。

毕竟,能够获得奖励的,也就只有第一名和第二名而已。

但左一丘可耐不住了,黑着脸喝道:“你们两个磨磨唧唧的在干什么!是不是不想比了!是的话就滚下去!别浪时间!”

两人吓了跳,暗暗的祈祷了声,忐忑的一同伸入金色光团中。

这一刻!

所有人都紧紧的望着场上的二人,显然也并不希望他们抽到同色球,不然这样感觉没那种刺激和期待感了。(稳定

所幸,顺从大意。

当皇埔少奇和夜融拿出抽签球的时候,两人如同同是天涯沦落人般的对望了一眼,那样子敢情像是要泪奔了。

没错!

正是一黑一白!

意味着,他们终究还是得去面对那两个**。

“没出息!”左一丘轻哼了声。

两人苦逼着脸,便悻悻的退了下去。

三人抽签完毕,结果已经很明显了,不用说这后一颗抽签球是白球了。

“东院代???”左一丘话到一半,便看到凌天羽正不为所动的闭着眼打着呼噜,这不明显不把圣院的武斗盛会放在眼里吗?

旋即!

左一丘手一翻,白球握手,运起一股力道掷向凌天羽。

嗖!~白球极,如子一般。

“敌袭!”凌天羽猛的一震,出手如电,瞬间接下白球,破口大骂:“***个熊,哪来的破球!竟敢偷袭你大爷!”

一个字,静!

场所有人,敢在左一丘面前放肆的人,今古唯凌天羽一人。

“哈哈!这个臭小子,实在是太逗了!司徒老儿,你瞅瞅,瞅瞅!那左老头的脸都已经黑了!~”罗天通忍不住哈哈大笑。

“咳咳???”司徒云鸿重重的咳了声,表示提醒。

“额???”罗天通一愣,这才注意到,四周的人也是脸黑了,就连骆炀都有些脸色抽筋了。顿时让罗天通醒悟过来,才知这是为严肃的武斗盛会,老脸憋得通红,不敢再说一句。

而凌天羽在本能的骂完之后,便看到左一丘正满脸杀气的怒视着自己,然后看了看手上的白球,弱弱的问道:“左老院长,学生可以冒昧的问一下吗?这球是啥东东?”

“煞笔!”战雄冷哼了声,然后晃了晃手上的黑球,满脸鄙视的说道:“这是抽签球,抽到同色球者为一组!而我这颗是黑色,所以你很幸运,你还可以再喘几口气!”

“原来如此,可我这签是谁帮我抽的?”凌天羽满脸疑惑。

“是老夫我!”左一丘瞪着凌天羽,没好气的说道:“方才他们三人上来抽签的时候,你竟然在睡觉,这后一颗抽签球自然也就是属于你的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就让左老院长您心了。”凌天羽汗然道,可能是因为左一丘是这一届武斗总比的主持,凌天羽总觉得左一丘有些古怪,也可能只是太敏感了。

左一丘轻哼了一声,然后闪身回高台,笔直的站立着大声道:“现在四位参赛者都已抽签完毕,第一场就由抽到黑球者的南院代表与北院代表入场!”

“这???左老院长,学生我弃权。”夜融弱弱的冒了声。

弃权?

场嘘然,但也是情理当中,以夜融圣武三重境的修为,对上战雄毫胜算。而且战雄的凶名太盛了,不把对手暴揍一顿是不会善摆甘休的。

“唉~”作为夜舞社长的团长夜莺只是摇头一叹,私下其实也跟夜融说过,如果碰上战雄和凌天羽其中一人的话,就自动弃权。

左一丘也并不意外,平淡的说道:“恩,竟然北院代表已经弃权了,那就是不战而败,所以半决赛第一场获胜者的是南院代表!”

可能是左一丘认为下一场也是同样如此,还没喘口气,又接着朗道:“现在,有请半决赛第二场东院代表者与西院代表者入场!”

话音刚落!

凌天羽便懒懒的踏上武斗台。

很意外的,这次皇埔少奇也跟着走了上来,只是双腿有些微微发抖,似乎每走一步都在坐着极其艰难的决定。

凌天羽眉头微皱,这皇埔少奇修为倒是不错,拥有圣武四重境的修为。但除了修为还算是不错,也没感觉到有什么特别的威胁。

“额?少奇童鞋竟然没有选择弃权!”

“天啊!少奇童鞋有那么想不开吗?”

“是啊,不会是很久没被揍了,很想挨揍?”

四周之人,不禁议论起来,声音越来越刺耳。

本来心中就没底的皇埔少奇,听到四周的闲言杂语,心理防线好像彻底的崩溃了。冷汗一落,攥紧拳头,咬牙道:“我???我弃权!”

说完!

皇埔少奇好像整个人松了口气,对着高台躬身行了礼,面色黯然的退下了武斗场。

“真是个懦夫。”凌天羽冷冷的说道,对于这种未战先屈的武者,以后也绝不会有多么成就,这种人是凌天羽看不起的。

“懦夫???”皇埔少奇身体一颤,没想到凌天羽会突然这么侮辱自己。

“难道不是吗?未战先屈者,非男人所为!就是个懦夫!我这人比较直接,所以说得就是你!”凌天羽冷声道。

皇埔少奇狠狠的攥紧拳头,怒视着凌天羽,咬牙切齿道:“羽风!虽然近来你展现出来的实力不错!但我从来就没怕过你!我只是???”

不过,皇埔少奇终究没有说下去,似乎有什么难言之情,落寞的转身离场。

这一场,又是凌天羽不战而胜。

但这似乎对于所有人来说,都在于情理之中。毕竟凌天羽近来的名声太响,是敢于武仙境强者较劲,所以没有接近武仙或是武仙境的修为,没人敢跟凌天羽叫板。

可对于这种结果,凌天羽心里却很不爽,暗道:“奇怪,感觉他好像受了什么逼迫。但也没道理啊,如果有人逼迫他的话,照理也应该借用他来试探我的深浅啊?不行,有机会得问问,虽然我不稀罕这种比试,但也不能赢得那么憋屈。”

这时!

左一丘又起身朗道:“第二场,东院代表获胜!”

可能是因为接连两人的弃权,搞得场上的气氛低迷,就连高台上的那些牛人总感觉这次武斗盛会好像少了一种什么。

虽然他们都很期待凌天羽与战雄的比斗,但突然间来得太了,大大的降低了他们原本的期待感。

接着,左一丘没有继续宣布后一场的总决赛比斗,而是坐了下来,说道:“诸位,这两场半决赛都是以弃权方式告终,历来武斗总比可没有出现过。所以,为了增强这次武斗总比的氛围,不如总决赛以规则的方式进行比斗如何?”

规则?

那就是可以借用所有的一切,包括器物,灵符,丹药等等外物,而且不论生死,就跟生死战一样。

“那怎么成!规矩就是规矩!谁也不可去改变!何况,这是武斗比试,不是什么生死决斗!”罗天通立刻反对道。

“嘿嘿,罗老头,你不会是怕了?”司徒云鸿戏虐道。

“切,老夫怕作甚?但这是历代定下来的规矩!”罗天通瞥了眼。

“老夫赞同左一丘,如果接下来又是一场毫悬念的比斗,那这次的武斗盛会也实在是太趣了。”北院院长风清啸忍不住开口了。

“呵呵,四位老院长,可否容许骆某说几句。”骆炀笑呵呵的说道:“在我认为,武者比斗,若是顾手顾脚的,就会受到极大的约束,也会影响实力的发挥。如果可以卸掉这些约束的话,就可让人大展其能,毕竟光凭拳脚上的比试,的确法考验一个人的综合实力。”

罗天通沉思了会儿,他知道战家的底蕴很强,但心底就十分好奇凌天羽的能力,便道:“如果是规则的比斗方式,那老夫建议不可服用任何丹药!而且也不可以使用过于违规的战器或是灵符,比如超越武仙器的器物绝对是禁止的!”

“呵呵,如此说来,诸位都没其它意见了?”左一丘笑了笑,然后刻意停顿了许久,这才对场朗声道:“恭喜东院代表者和南院代表者成功晋级,接下来,两院参赛代表将进行后的总决赛。而这场总决赛比斗,将会以规则的方式进行比斗!”

规则!

场惊哗,原本低迷的氛围,顿时间火爆了起来。

规则的战斗,这才让人感到热血。

“没有规则么?”凌天羽深眉锁眼,不禁望向左一丘,不知道是否错觉,从左一丘的眼神里似乎隐隐间看到了某种见不得人的阴光。

再看向面色阴沉,似乎早已在预料中的战雄,凌天羽的眉头就皱得紧了。这突然间改变比斗规则,其中必定是有不为人知的阴谋。

天台县中医院怎么样
岳阳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玉林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台州能治男科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