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神所眷顾之人 109 交易

2019-10-12 17:44: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所眷顾之人 109 交易

自父子俩谈话又过去了半个多月,安东尼奥那里,据说已经和墨菲家达成了初步合作意向;而安妮雅则深入简出,几乎窝在房里不出门,花费大量的时间来修炼,与此同时,风信子的根须已经长了约有15公分,花球裂开,鳞斑状的花茎伸出,顶端两三朵紫色的小花,颤巍巍的绽放着。

浓郁的香气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安妮雅凑近了闻了闻,被香味冲的头晕,脸上却带上了些许自得的笑容。

提着花瓶下了楼,将花瓶放在客厅的茶几上,香味一刻不停的向外散发着,路过的人都下意识的深深的吸气。

恰巧,晨练归来的艾瑞克三人与罗琳的几名骑士一起,一路说笑着回到了房内。

“安妮雅。”丹尼尔冲安妮雅打招呼:“手上这是什么?”

“风信子。”安妮雅笑吟吟的回答。

“又是没见过的植物,明明自己也一身的秘密不跟人说,还偏要打听我的。”丹尼尔有些不满的轻声嘟囔了一声,又用正常的声音对安妮雅说道:“就是准备用来和布罗德交易的?”

“对。”

走到近处,花香四溢,一行人齐齐精神一震。

“感觉体内的疲劳都被驱散一空。”罗琳的一名剑客对同伴说。

“是啊,刚刚消耗的魔力似乎也在恢复。”

“不愧是安妮雅足下。”

“是啊,罗琳虽然神恩更充沛些,但是比起恢复,还是略有不足啊。”

安妮雅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更有些得意洋洋:“你们这么说,不怕罗琳生气?”

“事实嘛。”

“哦?既然如此,哈维你以后不要求我的植物啊。”罗琳似笑非笑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

“哎呀,不要啊!”哈维连忙冲过去求饶。

人群中霎时传来阵阵的嬉笑声。

……

人群三三两两散去,只余下安妮雅的几名骑士。

“安妮雅,你是准备摊牌?”

安妮雅点头:“是啊,不想再和他们拖了,好麻烦。”

“那也不要主动联系,不要将主动权递出去。”

“知道啦,看他们的习惯,估计明后两天就要来了。”

“好,既如此,到时候我陪你?”

“嗯。”

……

人果然禁不起念叨,第二天,布罗德父子就联袂而来。而安妮雅的风信子也打开了六朵花,香味越发的浓郁了。

“两位请稍等,安妮雅足下稍后便来。”侍女为两人上了茶点,带着得体的笑容,缓缓退出客厅。

浓郁的香气一直在二人身边萦绕,两人的目光下意识的集中到了茶几上的风信子上。

神眷者家中的植物,难道还是什么凡品不成?

布罗德下意识的抬起身子,向前伸,抻着脖子靠向风信子,仔细的打量起来。

这是一种从未见过的品种,紫色的小花簇成一团,看起来漂亮极了,看下面的花茎,必然还会继续绽放,到时候一簇一簇的花球簇在一起,一定会非常的漂亮。

香气也极为浓郁,凑近了闻,甚至会隐隐觉得头晕。

“父亲!”一声狂喜到惊恐的声音自布罗德身后响起

布罗德猛地回头,就看见一直自持的杜威满脸的惊喜:“父亲,我的手,我的手!”

布罗德又猛地低头去看,只见他因为常年无法行动而略显萎缩的手指正在微微的颤抖着。

颤抖幅度极小,小到布罗德以为他眼花,狠狠擦拭了一把眼睛之后,布罗德大大的瞪着眼睛,仔细的观察。

杜威的食指微微一抬,离扶手约一毫米,又落了回去,又抬起来一毫米,再度落了回去,几次反复,而仅仅是动了几下手指,杜威竟然累的额头淌汗。

“动了,动了,真的动了。”布罗德几乎喜极而泣。

紧接着,二人的目光几乎同时落在了茶几上的这瓶风信子上。

布罗德艰难的吞了口口水,一直维持着刚刚观赏风信子时的双腿微蹲、塌腰抬臀的动作,手颤巍巍的向前伸,好似要将它偷走,藏到安妮雅找不到的地方去。

踏踏踏。几声脚步声响起,安妮雅带着她的骑士从二楼走了下来。

布罗德被脚步声吸引,下意识的就抬起头。

安妮雅冲他微微一笑。

布罗德微微一滞,随即才想起来,他现在的姿势!

布罗德猛地后仰,身子重重的落回椅子上,过大的力道差点将椅子掀翻。

噗……安妮雅很不厚道的笑了,接着努力抿起嘴,收敛笑容。

布罗德讪笑了一下。接着便又恢复到了之前风度翩翩的样子。

自觉收敛好了表情,安妮雅这才缓缓走下楼来,只是到底略显稚嫩,和布罗德他们不能比,安妮雅眼中的笑意,依旧很明显。

安妮雅缓缓坐下,杜威略带赧然的看了眼安妮雅,便与安妮雅和艾瑞克打起了招呼。

双方依旧天南地北的聊着天,杜威似乎并没有被身体的状况所影响,依旧和安妮雅谈笑风生,令安妮雅十分佩服。更令安妮雅佩服的是,他们都来了多少回了,每次话题竟然都不带重复的,真不愧是一个家族精心培养出来的人才!

而布罗德却频频突发状况,不在状态,眼睛时不时就瞟向茶几上的风信子。但若是安妮雅有结束谈话送客的意图,布罗德就会如恍然梦醒一般,连忙将话题给顺过去。安妮雅体恤布罗德的意图,心知他是想让儿子多与风信子接触,便顺着布罗德说。再者,她今天的目标还没达成呢!

“布罗德先生,这是我最近新改良的一种植物,可入得你眼?”安妮雅笑着问。

布罗德眼睛嗖的一下就直了,直直的盯着风信子:“它实在是太美了。”

安妮雅笑:“美丽的花,总要有更多的人欣赏,放在我这里也是宝珠蒙尘。”

“瞧您说的,这花与您正是相得益彰。”

“您太过奖了。实不相瞒,这花我想出手,布罗德先生,您说,这花我该开什么价钱?”

布罗德猛地抬头看,杜威也下意识的拧头看向安妮雅。

安妮雅对二人笑,现在她已经开出了筹码,就轮到布罗德父子了。

布罗德心里一跳。他看了眼风信子,又看了眼儿子,深深的吸了口气,打起精神:“这样的花,自然有一个与之相配的价钱。”

七台河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淄博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鹤岗性病医院费用
七台河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淄博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