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王国血脉第184章背后之人

2020-01-29 19:38: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王国血脉 第184章 背后之人

尽管早有准备,但泰尔斯依然在萨克埃尔出现后绷紧了神经。

他还是追来了。

刑罚骑士。

此时此刻,他在地牢里的最大威胁。

萨克埃尔的情况看上去不怎么好。

骑士本就形容狼狈,此刻更是双目半睁半闭,似乎在刚刚的闪光弹里受创不小,曾经稳如渊岳的脚步现在要墙壁和手中武器的两面扶持才能站好,右肩上缠着厚厚的绷布,渗出一片鲜红。

但哪怕如此,也没人敢小看他。

萨克埃尔咬着牙,扶着墙,一步步踏进了贮藏室。

如同黑暗里渐露身影的猛兽。

“不,真他妈……”快绳紧张地抬起臂弩,却在击发之前被泰尔斯一把按住!

“冷静。”

泰尔斯死死把住快绳的手臂,咬牙出声:

“不是现在。”

不止是泰尔斯和快绳,塞米尔、贝莱蒂、奈等人的脸色也很难看。

“哈哈哈哈,‘不要再说了’?”

纳基从愣神中回复过来,凄笑着。

“不,”纳基脸色一变,扫视着每一个人:

“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有资格让我闭嘴。”

纳基颤抖着举起手指,指向刑罚骑士:

“除了你。”

“萨克埃尔。”

萨克埃尔顿住了脚步。

已是遍体鳞伤的他站在门边,迷惘而又痛心地看着像是豁出一切的纳基,眼神掠过一众黯然失神,颓然不起的旧日同僚。

牢房里很安静,只余众人或痛苦、或急促的喘息。

萨克埃尔微微摇头,移开视线。

“纳基。”

“你累了。”

刑罚骑士低声呓语,就像在哄一个孩子。

但纳基并不领情。

“是啊,我累了。”

只见纳基步步后退,惨笑着道:

“我受够了你的自大和傲慢,刑罚骑士。”

萨克埃尔皱起眉头。

“你既不想玷污王室的名声,又不忍揭发我们这群无耻叛徒的嘴脸,”纳基的呼吸越发急促:

“你总想找到那个最周全的法子。”

他眯起眼睛,语气中渗透出绝望:

“但你以为,你一个人扛住所有的罪过,一个人顶住将倾的立柱,谁的荣誉都不曾玷污,谁的名声都不曾损害,沉默不语,负重独行,就是伟大的牺牲,就对得起所有人了?”

萨克埃尔没有说话。

小巴尼依旧失魂落魄地跪在地上,神思不属,贝莱蒂神色紧张,塞米尔沉默不言。

纳基开始发抖。

几秒后,压抑了不知多少年月的愤懑,一股脑从他的喉咙里爆出:

“草你!”

“你这个该死的混蛋,高傲的守望人萨克埃尔!”

痛骂声回荡在贮藏室里,激得塞米尔手里的火把飘忽不定。

但众人却无一出声,包括萨克埃尔。

看着近在眼前的萨克埃尔和精神崩溃的纳基,快绳咽了口唾沫,紧张地捅了捅泰尔斯:

“我说什么来着,我就知道,这帮疯子就是不靠谱……”

然而泰尔斯只是眼神复杂地看着场中众人,默不作声。

是啊。

他注视着崩溃的巴尼和失魂的纳基。

但是,如果不是这帮不靠谱的疯子,我们早就变成白骨之牢的一份子了。

“你以为你是在保护我们,保护那些已经故去的人……”

纳基红了眼睛,像野兽一样对着满面惆怅的萨克埃尔嘶吼:

“但你不明白!”

纳基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但语中的艰难和绝望却越发彰显:

“你一个人舍己为人,自承罪责,倒是伟大了,光荣了,无私了,英雄了……”

这个可怜的卫队囚犯崩溃地跪倒,武器和钥匙同时从他的手里滑落。

“可你这个自诩圣人的自私鬼,却把无尽的自责、愧疚、折磨,全部丢回给我们!让我们去扮演那些舞台最丑陋的角色,去面对那些你无法面对的痛苦现实!”

纳基歇斯底里地拍打着自己的胸口:

“我们!”

萨克埃尔在震耳欲聋的指责里低头沉默,仿佛根本不在这个世界。

纳基似乎骂累了,他瘫倒在地上,嗓音嘶哑,失魂地喃喃道:

“你和大巴尼,你们都是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

这句话让跪在地上的小巴尼生生一颤。

只听纳基啜泣着道:

“唯一的区别在于……”

“大巴尼让我们痛恨他……”

“你,你则让我们……痛恨自己。”

纳基垂下头,把脸庞埋在双手之间,肩膀抖动不已。

好几秒后,萨克埃尔才在近乎无边无际的沉默里抬起头来。

他迷茫地朝着纳基的方向伸出手,却在半途一颤,慢慢放下。

过去已经不可更改。

但至少……

萨克埃尔偏转视线,似乎不敢再去看纳基,而是一步一步,朝着泰尔斯的方向蹒跚走来。

这让许多人紧张起来!

“巴尼,巴尼,醒一醒!”

随着萨克埃尔步步逼近,身为小巴尼之后职务——尽管早已被剥夺——最高的人,贝莱蒂心绪纷乱,焦急地喊着先锋官的名字,期望后者有所举措。

但跪在地上的小巴尼却目光涣散,恍若不闻。

萨克埃尔带着死寂的眼神瞥了小巴尼一眼,掠过后者脸上的烙印,旋即别过视线。

他走了。

萨克埃尔默默地对自己说。

那个坚毅不摇,难以击倒的奎尔·巴尼先锋官,已经不再了。

他黯然扭头,继续前进。

“该死!”

贝莱蒂骂了一声,放弃唤醒巴尼。

他皱眉回顾:除了失神的纳基之外,坎农痛苦地跪地啜泣,布里捂着头颅紧闭双眼,塔尔丁则黯然神伤纹丝不动。

贝莱蒂手上的青筋越绷越紧。

不。

当年的真相让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心神大乱,失常的同僚们使他无所适从,而面前曾经仰望的萨克埃尔,则让他无比陌生。

自己身后,就是誓言护卫的璨星血脉——尽管他们早已玷污了这个使命。

他该如何是好?

面对支离破碎的卫队同僚和越来越近的萨克埃尔,经历了数秒的犹豫,卫队里仅剩的贝莱蒂终于下定决心,举起武器。

“奈,塞米尔,帮我!”

他唤起尚算正常的奈和神情凝重的塞米尔,试图组织起最后的防御。

奈叹着气走到他身旁。

塞米尔迟疑了一会儿,也丢下火把,举起长剑。

萨克埃尔依旧一步一步摇晃着走来,无视着如临大敌,步步后退的贝莱蒂三人。

泰尔斯慢慢皱紧眉头,旋即缓缓松开。

“我明白了,长官。”

贝莱蒂提着斧头拦在泰尔斯身前,对萨克埃尔嘶声道:

“你也许不是那个叛徒,至少不是唯一一个,也许你自有苦衷,而我们也没有资格再指责你了。”

贝莱蒂咬牙道:

“但是不管当年发生了什么……这个孩子,你不能碰他。”

随着脚步,萨克埃尔的脸庞被地上的火把完全照亮,额头上的烙印越发明显。

“看看他们,贝莱蒂。”

刑罚骑士怅然地看着跪在一边的巴尼和纳基,看着他们近乎崩溃的神情,脸带哀色地摇摇头。

“相信我,把所有一切埋葬在这里……”

“这才是最好的办法。”

萨克埃尔越来越近,手上的斧刃反射寒光。

看着状态不佳却依旧拦在自己身前的贝莱蒂,泰尔斯不由得咬紧嘴唇。

就在此时,刑罚骑士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紧张到极点的贝莱蒂呼出一口气。

萨克埃尔蹙起眉头,缓缓回头:

只见失神跪地的小巴尼伸出了手,无力地扯住了骑士的小腿。

“萨克埃尔,告诉我。”

脸色苍白的小巴尼抬起头,瞪着满布血丝的双目,半是哀求,半是质问:

“我父亲……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小巴尼像是刚刚从噩梦中醒来,神情恍惚,语句断续:

“奎尔·巴尼副卫队长……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这句话让所有卫队囚犯们齐齐动容。

就连萨克埃尔也恍惚了一瞬。

地牢里静默了几秒。

“他是个好人,”萨克埃尔垂下目光,缅怀着久远的故人,语带敬意:

“他只是,生错了时代。”

小巴尼顿时一震。

说完这句话,萨克埃尔轻轻跨步,甩开小巴尼的手臂。

小巴尼沉浸在萨克埃尔的话中,他被后者一带,缓缓软倒,却似无所觉。

萨克埃尔离他们越来越近,甚至看得清他额头上的烙印。

这让贝莱蒂越来越紧张,快绳更是扯住泰尔斯一路后退。

“现在怎么办?”

只听快绳咬牙切齿低声道:“打是打不过了,可我们连出口都没有找到——能逃到哪里去?”

是啊。

怎么办?

逃到哪里去?

泰尔斯对上萨克埃尔的眼神,发现那里面只有无尽的灰暗。

泰尔斯不由得深吸一口气。

他突然想起,对方在牢笼中瑟瑟发抖,对着看不见的世界歇斯底里,喃喃自语的样子。

【我知道你在考验我……但请相信,我从未因牺牲而踟蹰,我深知这是我必要付出的,无论它带来的是功绩还是罪孽,善举抑或恶果,而我将坦然受之,绝不逃避……】

泰尔斯又想起对方在重围中,干脆利落应付敌人的高超身手。

【吾乃星辰王国的御封骑士和荣誉勋爵!王室卫队的刑罚官、守望人,御座的护卫者,王室宝库的保管者……】

他想起刑罚骑士声称要杀死自己时。那股不同寻常的恭敬与尊重。

【请宽心,殿下,在您不幸离去之后,我会全权承担罪责,以告慰您在此遭遇的不公。而您的秘密会就此埋葬,无损您的名声。】

最后,泰尔斯想起萨克埃尔笑对一众故友,自承背叛的释然表情。

【那个真正应该背负通敌罪名,却卑鄙下作地隐瞒真相十八年的人……那个可耻、悲哀、虚伪、恶心、自命清高、道貌岸然、表里不一的家伙……正是我。】

刑罚骑士。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明白了,快绳。”

泰尔斯轻声开口,语气中的沉稳连他自己都感到吃惊。

像是一瞬之间挣脱了束缚的猎物。

快绳挑起眉毛:

“明白什么了?”

泰尔斯对快绳摇摇头,轻轻放开拳头:

“一味逃跑是没有用的。”

“因为从很久以前开始……”

泰尔斯望着失魂落魄的小巴尼和纳基,看着慢慢靠近的萨克埃尔,一语双关:

“我们便无处可逃。”

快绳一愣,满面疑惑。

说完这句话,泰尔斯下定了决心,只觉得一阵轻松。

他应该这么做。

他必须这么做。

下一秒,在快绳大惊失色的目光下,泰尔斯迎着萨克埃尔的方向踏前一步。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少年的声音回荡在地牢里。

刑罚骑士的脚步一滞。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王子的身上。

“把一切肮脏和痛苦都埋葬在过去和地下,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告诉自己这就是最好的选择?”

泰尔斯喘着气,挣脱快绳的钳制,无视着贝莱蒂的脸色,强忍着伤痛,继续道:

“我死在这里,那你的,你的过去,他们的折磨,他们的痛苦……当年的一切就能结束?”

泰尔斯伸出手指,掠过每一个或痛苦,或崩溃,或失神的卫队囚犯。

萨克埃尔对上泰尔斯的坚定眼神,惘然一顿。

他张口欲言,却最终化为轻轻一叹。

“你不懂,殿下。”

骑士闭目摇头。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目光扫过所有人。

小巴尼依旧崩溃失神,纳基还在低低抽动,眼前的萨克埃尔虚弱无神,面色悲哀。

“不。”

“但我只有一件事不懂。”

泰尔斯猛地转头,咬紧牙关!

“是谁?”

萨克埃尔眉心一动:

“什么?”

只见泰尔斯用他少见的、不容置疑的坚定口气,斩钉截铁地道:

“你背后的人,究竟是谁?”

背后的人?

此言一出,所有人齐齐皱眉。

萨克埃尔扯了扯嘴角,似乎不欲理会。

但泰尔斯接下来的话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我认识你们没多久,但是……”

泰尔斯缓缓转过视线:

“纳基可能更看重他的家族,但他却没法眼睁睁看着你承担他的罪责……”

纳基的肩膀猛地一颤。

泰尔斯转向另一边:

“坎农,布里,塔尔丁,你们也许是当年的知情者,但你们从未泰然处之,以至于囚困十八年,却依然被自己的良心折磨着。”

坎农的啜泣声为之一静,布里也不再发抖,塔尔丁则呆滞了下来。

泰尔斯最后看向失神的小巴尼:

“我不认识大巴尼,但从他的身上看得出来,他父亲大概同样固执而坚定,心生一念,贯彻始终,终身不摇。”

萨克埃尔的眉头越来越紧。

泰尔斯呼出一口气,借着狱河之罪安抚着越来越快的心跳。

“从你们这群人身上,我看到的不是背叛者的卑鄙和低劣。”

王子坚毅地道:

“而是进退两难的痛苦困境。”

所有人都抬起了头,睁着或震惊,或不解的眼神,望着泰尔斯。

萨克埃尔突兀地踏前一步!

但贝莱蒂和奈却死死堵在他跟前,大有同归于尽之势。

泰尔斯被吓了一跳,但他依旧硬着头皮,说出下面的话:

“我相信,身为王室卫队,国王近臣,你们哪怕再堕落邪恶再自私自利,也绝不可能背弃心中的骄傲,心安理得地背主求荣。”

“你们不是那样的人,既不敢,更不能。”

王子咬牙道:

“除非有另一个理由,一个更顺理成章的理由,让你们说服自己:这么做是对的,不是背叛!”

萨克埃尔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泰尔斯知道,他走对了。

于是王子不顾快绳的眼色,挺起胸膛继续道:

“至于你,萨克埃尔,你是高贵的骑士,忠诚的卫士,即便下一秒就要对我动手,也对我如此恭敬……”

“我想,能让你玷污荣誉与使命的,也就只有更高的荣誉与使命了吧。”

话音落下,萨克埃尔浑身一抖。

“那究竟是什么样的使命,才能让你毫不犹豫地背叛璨星呢?”

每个人的表情都慢慢变了。

只听泰尔斯冷冷地道:

“除非……”

刑罚骑士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他放声吼道:

“殿下!”

但泰尔斯没有理会他,只是自顾自地板起脸,在昏暗的火光里艰难道:

“无论北地人还是诡影之盾,他们都提示过我,只是我一直不愿意去相信……”

泰尔斯咬紧牙关,把手上属于瑞奇的长剑一把插进古老的地砖夹缝里。

“所以,告诉我,萨克埃尔。”

“是谁?”

泰尔斯的眼前,萨克埃尔表情数变。

只听泰尔斯继续道:

“当年,站在你们这群走投无路的贵族身后,用高贵的身份收买各方,用拯救你们的家族为饵,鼓动你们松懈守卫,策划刺杀昏聩的君王,并计划好在事后收拾残局,登上王座的……”

王子眼神犀利,气势逼人,狠狠咬字道:

“是哪一位璨星?”

泰尔斯的话语回荡在墙壁之间。

一半的人都愣住了。

“你说……什么?”这是震惊的巴尼。

另一半的人——纳基和坎农都白了脸色,布里和塔尔丁则别过头去。

而他们的面前,萨克埃尔狠狠晃了晃身形,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脑袋。

沉默持续了好几秒。

一时间,牢里只有泰尔斯自己的急促呼吸。

直到一道颤声传来:

“原来如此……”

“这就是为什么你想要把真相都埋葬下来,把罪名都扛上肩膀,”塞米尔扫过所有人,语气微抖,一脸的震惊和恍然:

“这就是为什么你们讳莫如深,矛盾至今。”

“有人也许直接参与,有人只是猜到内情,但这就是你们不约而同束手的原因——一位同样正统的璨星,为你们撑腰?”

他倒退一步,急喘两口,话语里带着冰冷的嗤笑:

“什么灾祸,什么反魔武装,那都不是理由……这才是璨星王室真正不能公之于众的最大丑闻。”

塞米尔的剑锋微微抖动:

“真可笑……什么背叛,什么忠诚,都狗屁不是……”

“所谓的血色之年,折磨了我十八年的梦魇,让各大贵族讳莫如深的刺杀和叛乱,其实是一场璨星王室内部的……”

“血脉相残?”

面对他的质问,萨克埃尔叹出他今天最长的一口气,捂住额头的手掌却颤抖得越发厉害。

小巴尼睁着难以置信的目光,重新支起身子。

泰尔斯沉默不语,只是轻轻地吐出一口气。

快绳张大了嘴巴,不知作何反应。

萨克埃尔依旧闭着眼,似乎已经无从回答。

贝莱蒂和奈面面相觑,目光里充满了悲哀和痛苦,以及最后一丝不可置信。

塞米尔又笑了。

他的笑声一抖一抖,十分瘆人。

“哈哈哈哈哈,让我猜……”

他的目光复杂难懂,混杂了不知为何而起的恨意和不屑:

“是沽名钓誉,心计莫测,却能直接受益于先王之死的米迪尔王储?”

塞米尔猛地抬头,恨恨道:

“抑或是英雄了得,战功无数,但暴戾嗜血又野心勃勃的‘溯光之剑’贺拉斯?”

“是看似痴肥平庸,实则贪图享乐、敛财无度的‘胖子’班克罗夫特?”

“是空有一副好皮囊文采,却心胸狭窄、阴狠毒辣的‘美人’海曼?”

塞米尔的用词让泰尔斯不禁皱起眉头。

关于这几位王子,他曾经在璨星墓室里听凯瑟尔王回忆过,但是……

沽名钓誉,暴戾嗜血,敛财无度,阴狠毒辣。

这些形容……

塞米尔喘了口气,继续道:

“还是独揽大军,年富力强,但按照序齿,只要先王膝下的系谱不死绝,就永生无缘王位的星湖公爵,王弟约翰?”

泰尔斯心中一动。

先前,灾祸之剑的玛丽娜对自己的请托重新出现在记忆里。

在极度的寂静中,塞米尔愤然嘶吼道:

“是子弑父,还是弟弑兄?”

没有人回答他。

包括已经摇摇欲坠的萨克埃尔。

“或者更恶毒一点,干脆就是那个在当年事成之后,把你,把我,把我们所有知情或不知情的人,都毫不留情地扫进垃圾堆,自己坐在王座上享有一切的‘铁腕王’——凯瑟尔?”

塞米尔似乎被这个真相刺激得有些厉害,他看着一片静默的大家,扬声冷笑道:

“别告诉我,是那个从小就被诊断为弱智的白痴小公主,康斯坦丝?”

失业了,正式进入动荡期。

财政困难,生活无着。

但愿我熬过去吧。

(本章完)

北京积水潭医院预约挂号
朝阳县第六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内蒙古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云南最好的皮肤科医院
福州市男科医院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