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战极通天第三千二百二十九章桎梏

2020-01-20 06:51: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极通天 第三千二百二十九章:桎梏

第三千二百二十九章:桎梏

“倒是不必,宇宙生灵之盟,无需元灵。”黑暗冥尊平静地拒绝了。

叶天看着对方,就算是他真声称加入,又有哪个宇宙生灵敢收?论恐怖,他可远在血阎魔帝之上。

“况且你以为,这通天塔之盟能延续多久?”而黑暗冥尊的下一句话,便令叶天神色微变,不禁所思甚多。

通天塔之盟能延续多久?或者说,这宇宙生灵团结一致,充满警戒与热诚进行复兴与警惕外敌的状态还会持续多久?

无疑,这是一种令人振奋的团结,但若以历史看待,怕是难以永恒,而今宇宙生灵的团结乃是并不久远的圣战疤痕,再加之如今宇宙弱势所致,可在这种情况下妖族依旧不愿维持宇盟,而一些年轻圣者也已产生斗争之意……而若是宇宙重新盛强到不必畏惧外敌的地步,且一个个种族的矛盾加大,那么这样的联盟又能维系到什么时候?

曾经的抗妖圣盟、太古宇盟亦是团结一致,可随着强大的对手消亡或淡出视野,六大宇宙再度战火席卷。

便是曾经结成神义盟的神族与神兽族,也在发现宇宙后为将其争夺发起了最初的战争!

“你还是如此深不可测。”叶天沉声道,只是一言便使自己不由心乱,眼前的黑暗究竟何等深邃?他早就猜测过无数次,身为巅峰战圣的他曾猜过,也曾希望将其冲破,但哪怕以他现在高度,依旧无法超越这无边深邃。

黑暗冥尊没有应答,只是以漆黑的眸子回以叶天的注视,这黑瞳简直深到不可想,神秘与恐怖皆显,似是将叶天曾经历过的诸多诡异尽皆重现,却又衍生出太多令幻灵都不可想象的绝望之道……倘若真让诸圣面对这尊无上存在的气息,只怕除却遗逝鬼君、无明王尊、宇宙战场之主等屹立于巅峰的存在之外都将被这尊黑暗冥尊之势震撼得产生不灭烙印,从而陷入难以摆脱的阴影之内!

只是气势便如此可怕,他究竟具备着怎样的底蕴?已是难以想象,叶天也可凭战势将巅峰魔圣都骇得肝胆俱裂,然而与这一位无需刻意发散便能造就梦魇的存在相比终究有着不小差距。

“你为何而来?”感受着这方天地显得愈发黑暗,叶天主动问道。

对于黑暗冥尊能突然现身于此他丝毫不觉惊讶,各大元圣皆有着降临一切元素所在的惊世权能,更何况为元圣之首的黑暗冥尊?

“难道就不可降临宇宙,行走游历一番?”黑暗冥尊微笑道,这可是诸圣最为推崇的领悟之路。

“据我所知,整个辉煌时代冥尊皆未曾降临过宇宙。但若冥尊今时起意也自然可以。”叶天点了点头:“五大宇宙虽经历圣战牺牲无数,诸宙皆是破碎山河,但亦有生发新辉,大有可观之处,倘若冥尊不弃,我愿为向导,领冥尊在这宇宙天地游览一番。”

“以通天战圣古往今来第一战圣之尊,兼镇守神魔关重任,必是分身乏术,又怎能屈尊作一向导?”黑暗冥尊依旧微笑着,宛若有一种神秘的魅力在他身上发散,令其言语便化真理,动摇不得半分。

“若不可化身亿万,又将如何称圣?而诸道万灵,又何曾有过高低贵贱之分?”叶天开口,他看着分明以那位故人形象降临的黑暗冥尊,却不由悸动,此时面前的他明显并非墨音尘,因为他无情。

分明带着笑意,分明言语中亦有波动,然而却不蕴含丝毫情感,这种骇然叶天曾领受过,但如今依旧无法释怀。

黑暗冥尊没有回答,却看向了一旁的千衍兽尊:“你有疑问。”

“是。”千衍兽尊颌首,它望着黑暗冥尊分明透出一股决绝:“黑暗冥尊此行,可为殇宙而来?”

此言可谓之为胆大包天!黑暗冥尊的脸上却没有掀起丝毫波澜。

“取决于宙。”

千衍兽尊瞳孔骤然收缩,此时此刻它的一双双眸中分明映出了一道深邃黑影,却并非黑衣青年,而是一头难以名状,至威至圣的兽族。

完美!千衍兽尊心中不禁涌现这个念头,只能用完美来形容,那是它纳无数兽族奥妙一直追求的终极,却在这尊存在身上如此轻易显露,或许对这伟大者而言形态完美本就不值一提。

取决于宙?千衍兽尊亦感到无奈甚至一分悲凉,因为它明白宇宙生灵中的最强者必不会放下自己的执念。

“那便走吧。”接着,黑暗冥尊又看向了叶天,仿佛此时才想起答复。

接着,这名象征至深黑暗的存在就在千衍兽尊眼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叶天尚在原处,他对千衍兽尊微微颌首,只是这通天塔内,唯有无上圣者可感受到的苍寒分明未曾散去。

“保重。”千衍兽尊踌躇万分,最终只说出这二字。它本想劝说叶天以大局为重,宇宙生灵之柱不可倒,可那样对追求通天战道,一次次为宇宙生灵征战牺牲的他而言是否太过残酷?

叶天点了点头,这个动作仿佛蕴着无边玄奥,宇宙命运由此弦动。

……

没有震撼的叩问,没有玄奥的论道,也没有惊天动地的气机威势,有两道身影在一方方天地行走着,宛若凡俗般不曾掀起天地间的更多涟漪。

明明一个是宇宙生灵最强势的战圣,另一个更是令世人恐惧震颤,甚至不愿进行哪怕一丝想象的黑暗之王,可这两道身影此时却毫无强势波动,行走间产生的波动细致入微,即便一宙皇主都无法察觉到如此波动。

在这之前,叶天还不知道原来这位令世人根本不敢提及的存在也能将禁忌恐怖的气息完美收敛,既有如此之术而在降临时不显,想来本就是打算将无关者逐出了。

只是为何偏偏要选择盟会之时?这位守望世界无尽岁月,将整个时代都可掌握于手的无上存在绝不会等不及那一时半刻,他是刻意要在此刻到来的,是为了向诸圣传播某种讯号不成?那么,这是否是某种警告?叶天不禁如此想着,想要对这尊存在的行为进行思考也着实不是易事。

与自己视之为宿敌的真正当世最强者漫步同行,这种感觉很微妙,没有那殿上黑暗之王的无上威严,也没有故友墨音尘的亲近感怀,身边仅有这冰冷平淡,草木天地都不曾变,可或许诸多所见已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微妙的不同。

这名存在,真是那令世界震颤的黑暗冥尊吗?简直淡薄得像是一道影子。

叶天有满心疑惑,因圣战而生,因准宇宙境而生,因这个全新时代的变化而生,但他最终什么也没问出来,只是随着这位难得的客人走遍山川江河,神霄星海,崇拜着通天战圣的众生恐怕很难想象先前通天战圣从自己身边走过,还带着一个能令大宇宙亦震颤的更可怕存在。

不知不觉中,竟然又来到了通天塔,能俯瞰得神魔关战场上诸军勇猛,盟会时的提议得到实现,一批好战并痛恨魔族的兽族登上神魔关与邪恶血战,叶天看了看神魔关上的诸战,又看了一眼黑暗冥尊,若有所思。

他终于开口了。

“昔日墨音尘曾道,若我成就准宇宙境善战者,对你可有一线希望。”

“你打算尝试?”黑暗冥尊也终于开口了,还是那么毫无感情,却未曾透出那股令人自觉无可匹敌的无上之威。

“想必我在如今准宇宙境也可算作善战,甚至有可能将那希望争得二线……只是,如今的我不打算挑战黑暗冥尊。”叶天开口,他的眼中光芒闪耀,即便面对黑暗冥尊也无半分畏惧之意,但他说出了与战圣之名截然相反的答案。

“你倒是悟了止戈。”黑暗冥尊笑道,还是那么诡异,但叶天还是不免同样露出笑容。

曾经,初成玄虚巅峰的叶天直面黑暗冥尊,冒着绝望凶险而敢前行冒犯,更号称踏准宇宙境将与其万战至胜,然而此时的叶天却无法涌起这份决然,因为此时的他一旦陨落,那很有可能便是神魔关破,宇宙族殇。

这是通天战圣心中名之为人与神与宇宙生灵的枷锁,也是止戈的道韵所在,或许这便是通向战之极的道路,也可能是将通天战道彻底堵死的拥堵。

“但我想与你一战。”可接着叶天便看向黑暗冥尊认真开口,好像突然间,将原先的决定直接推翻。

“你发现了。”黑暗冥尊颌首:“这道化身,仅有一击之力。”

仅有一击之力,正常圣者即便是随意造就一道投影也该不至如此,更何况最深不可测的黑暗冥尊化身?然而这化身根本就不曾蕴含那位黑暗之王的最强力量,他在威慑诸圣之际,对叶天而言却并非那不可战胜,但偏偏想要战胜的无上之姿。

与这般化身交手,即便胜也不值得半分欣喜,败了却也无陨落之恙,叶天在诸般思索之后明白了黑暗冥尊的意志。

现在,他不打算接受自己的挑战,但成就准宇宙境的通天战圣却需要一个交代,正如玄虚巅峰时他的宣言,于是黑暗冥尊便给出这个交代,却暗示将真正的挑战之路断绝,这是因为怜惜经历战创的宇宙生灵?还是因为而今的自己尚不够资格,又或者说时机未到,他另有安排?

叶天隐隐感觉,这是某种提示,令命运之道颤抖,对未来茫然地顾望。

但对叶天来讲,头一次,他面对黑暗冥尊不曾产生那发自内心的战栗感,反倒像是在与熟悉老友相会,他知道这不是而今准宇宙境实力的缘故。

一切都仿佛变化,曾经万般惆怅者却在不知不觉中烟消云散……如此想着叶天不禁郑重地望向那毫无光华绚烂的黑暗之影,伴随着震撼世间的通天战道显化,一柄刀芒惊耀宙霄,在世人瞩目中斩出。

黑暗冥尊带着微笑,抬手迎击准宇宙圣者亦不愿面对的通天锋芒,顷刻间无尽黑暗涌现,通天塔有那一刻丝毫光亮不显。

这一切,都在绝大多数生灵未曾察觉的时刻发生,而后结束,谁也不知道通天塔中曾有极耀与极黯,叶天屹立于原地,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宇宙天地中亦不曾有过那飘渺的来客。

叶天却只是目光沧桑地注视着前方,他的心像是冲破了什么桎梏,又像是失去了一切而变得空空荡荡,那一刻碰撞的激烈已无法可想,他知道自己在某条路上更进一步,却离一些原本的珍视远去。

他回想着。

在黑暗冥尊化身消散前的最后一刻,叶天终于顺着维系望穿混沌与元素世界的阻碍,再度望见了那一道深渊中最为深邃黑暗的身影,那是黑暗,那是死亡,那是绝望,那是一股即便准宇宙战圣也不可力敌的震撼,叶天不由心颤,在他踏临准宇宙境后,双方的差距似乎比过去还要遥不可及。

而在那时,那道真正的无上至尊似乎正注视着自身爆发的大道之一。

而那一道是,人之道……

叶天不禁陷入深思。

泸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博爱牙科补牙
常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辽宁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南充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