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吴敬琏政治不改革经济改革也落实不了2020年

2020-01-20 05:47: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吴敬琏:扭转"打土豪"心态 给企业家安全感

【编者按】由凤凰主办的2013财经峰会将于12月26日至27日在北京国贸三期酒店隆重举行。本届财经峰会继续秉承思想解放市场的旨归,以重塑市场力量为主题,关注后十八届三中全会时代中国市场化改革方向,以及中央工作会议后中国改革政策的落实,届时将有包括两岸三地、国内外政商学界近百名精英人士齐聚北京,为中国市场化改革建言献策。

在凤凰峰会即将召开之际,特推出思想解放市场系列访谈。

12月23日,着名经济学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在家中接受了凤凰的专访。吴敬琏回顾了中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立的路径和其中的曲折。

吴敬琏认为在当前推动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如果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应该向民众普及市场经济基本常识,防止民粹主义的泛滥,同时要在法治的基础上,强化的权威,以推动改革突破旧的利益格局。

吴敬琏表示当前全球民粹主义盛行,各国为赢得民意的支持,向民众许诺很多不现实的福利。最后由于财政压力,难以为继,便把推给企业和市场,要求他们要有道德的血液,加剧了社会的仇富情绪,在中国甚至出现仇视和伤害医生的行为。

这是不对的,忽视了市场的力量。吴敬琏表示。

吴敬琏虽然认为靠市场自身不能塑造完美的道德秩序,但是他认为不能打着道德的名义,限制市场的力量,而是要通过发挥市场的力量,让人的自利行为符合社会的利益。

吴敬琏一直呼吁法治的市场经济,对于下一步的改革,他认为法治的作用不可或缺,无论在重塑民营企业家信心、还是依靠党和的权威推动改革,都应该在法治的基础上进行。

吴敬琏认为重庆事件没有彻底的反思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而是偷偷的改正,不能重塑法律的权威,难以挽回企业家的投资信心。

而在新一轮的改革中,中央成立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加强党中央对改革的领导作用,可以提高改革的权威性,但是与党政分开的初衷相矛盾,因此,要坚持在法律的基础上建立权威的,以推动改革的顺利进行。

法治一定要同时加强,否则的话要出事。吴敬琏强调。

中国市场经济之路

凤凰:中国在改革开放初期最先学习的是东欧国家的改革经验,当时他们提出了市场社会主义的概念,后来我们是如何过渡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上的?

吴敬琏:在改革派里面,研究市场社会主义改革最具代表性是孙冶方,东欧的代表人物是波兰经济学布鲁斯。匈牙利经济学家科尔奈对市场社会主义是非常反对的,经济学家到了80年代后期,没有人再赞成市场社会主义了。

市场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是一回事,它是在保持国有制的统治地位、保持计划经济的前提下,使企业在运作的时候,要让市场起一定的作用。所以孙冶方总结市场社会主义时候说,就是大权独揽。

凤凰:市场社会主义和我们以前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的提法是不是一回事?

吴敬琏:不是一回事。有计划的商品经济是商品经济,商品经济就是市场经济。但是加了一个帽叫做有计划的。这个是赵为了从十二大过渡到十二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概念,在十二大上规定的是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起辅助性作用。

赵采取了一个策略,先是用马洪写的一个论文,然后他放了试探气球以后觉得有可能通过。马洪的论文是1984年7月写的,赵是1984年的9月9号在中央文献里面有他给中央常委写的东西。

他说,现在看来我们对于计划经济应该这样理解:计划经济不等于都是指令性计划,应该是指导性计划为主,我们对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理解应该是在公有制的基础上有计划的商品经济。

说实话,这句话在逻辑上是不通的,把所有的定语都去掉,意思就是:计划经济就是商品经济。

凤凰:这没法划等号的。

吴敬琏:他这个话好像逻辑不通,但绕来绕去,后来好象还挺能让大多数人接受,并且在十二届三中全会就通过了,通过以后大家所记得的改革目标就是商品经济。这个意见在经济学家里面薛暮桥提出的,他明确提出改革的目标就是商品经济,不管做多少定义,多少个定语加在上面,落脚点就是商品经济。

商品经济就是让自由价格去决定资源配置,所以市场社会主义跟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他不是一回事。所以90年代以后,就没市场社会主义这个提法了,即使在东欧这种提法也没有了。东欧在剧变以后,他们根本不说是改革,匈牙利人根本不承认这叫改革,他们认为是恢复。我记得1988年唯一的一次各社会主义国家改革的讨论会在维也纳举行,匈牙利的经济学家在会上就说了个怪话,他说什么是社会主义呢?社会主义就是从资本主义到资本主义的过渡时期。就是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回到资本主义。

塑造道德秩序不能忽视市场的力量

凤凰:现在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但是对于什么是市场经济,真正如何理解市场经济?很多民众并没有清晰的概念,把改革中出现的问题归结成是市场经济造成的。比如说高房价是市场造成的、食品安全问题是市场造成的、然后空气污染也是市场造成的。

吴敬琏:是的,这种事情已经说了10年了,这是过去10年出现的一种现象。最初从医疗改革说起来的,这是我所在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开始的,他们把看病难看病贵的归因于医疗的市场化。

吴敬琏:还有更严重的,就是谴责医生,后来就变成了打医生、杀医生。

凤凰:实际上医生被妖魔化了。

吴敬琏:医疗实际上是制度上出了问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的报告,说是市场化出了问题,然后强调医疗是公益性的、是公共品,应该由公立医院来为全社会服务。但是又没那么多钱拨给医院,就叫医院创收,结果医院就乱开药了,以药养医,然后还是解决不了问题,就把这个问题说成道德问题了,最后造成现在这种状态,这个问题并没有解决。

凤凰:主要是现在我看医改,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好象停住了一样。

吴敬琏:是,因为国研中心定的基本方向走不动了,陕西神木就是一个例子。

凤凰:但是在在社会保障问题上,民众希望大包大揽,比如呼唤免费医疗等,但是是不创造价值的,还是要有纳税人来承担这些费用,尤其是中国这个长期以来民众怀念计划经济下的父爱主义怎么去引导公众,这个我们觉得是非常困难的。

吴敬琏:那当然了,而且上一任基本上顺应这种形势,就是民粹主义,民粹主义是绝对行不通的,奥巴马的医疗改革完全陷入困境,他也是搞民粹主义。包括俄罗斯的免费医疗,英国的医疗也有这样。

凤凰:还有阿根廷现在民粹主义路线也走不通了,好象南美很多国家都面临这种问题。

吴敬琏:关于阿根廷的问题,2003、2004年在中国引起了一场很大的争论,社科院方面研究批判新自由主义,说拉美经济危机有新自由主义造成的,也就是所谓的拉美陷阱。这个时候,中财办也做了一个调查,他们也做了专门的调查,刘鹤写了一篇文章,结出了完全不同的结论。

刘鹤的结论主要是说,民粹主义和军来回的碾压下,民粹搞不下去的时候,军发动政变就上来了,随后军实行专制,专制制度下民粹又上来了。这样就来回地弄,拉美经济积重难返。

但是现在在国内流行的都是社科院的结论。舆论上全部是批新自由主义的。

凤凰:三月份的时候,楼继伟在国务院发展论坛上说,要警示了民粹主义,要帮穷人,不能养懒人。

吴敬琏:楼继伟的这些话我看是完全说得对的。我们要帮穷人,不能养懒人。结果给骂得一塌糊涂。作为财政部长他是深有体会的,财政部如果继续这么大包大揽,他没法搞下去的。

民众往往都是这样,希望能提供更多的福利,全世界都这样的。你看欧洲债务危机,德国人为什么不愿意救助希腊那些国家。因为德国人比他们勤劳辛苦,但是福利比希腊还低,然后当德国要求希腊减少财政赤字的时候,马上就有一些民众开始了。

凤凰:所以有一种说法是希腊工人上班的时候不来,的时候全来了。

吴敬琏:是,就是全世界都这种倾向,要引导,你不能去火上浇油,四处给民众许诺。造成大家对高福利抱有不切实际的心理,当许诺实现不了的时候,就用道德来指责医生、企业,然后也造成了仇富啊。

凤凰:您认为一个完全自由竞争的市场,可不可以起到道德规范的这种作用,比如通过优胜劣汰的竞争,使得自利的人必须为满足社会需求才能获利?比如说食品安全问题、空气污染问题,是通过干预企业去解决问题,还是市场化的方式来解决更合理呢?

吴敬琏:市场不能完全起到规范道德秩序的作用,但是提高效率要靠市场。

提高效率是解决大气污染问题的基础,而要提高效率首先是要由市场去解决的。没有市场就不能提高效率,所以一定会造成污染越来越严重。

但是对于市场上的人的行为,市场不能够保证能够给他道德约束,所以要两手抓。贯穿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一生的就两本书是《道德情操论》和《国富论》。

用法用量明确精准的儿童止咳药
肾精不足如何恢复
小儿流行性感冒吃什么药
家庭常备专为儿童研制的止咳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