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补天道 五二零 十八铜牛,八十一变

2019-10-12 20:35: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五二零 十八铜牛,八十一变

“如何?”上官度伸手一抄,将铜板收拾起来,道,“三十六种变化俱已讲解,你记下了几种?”

孟帅闭目沉思,睁开眼道:“老祖,按照您这样排演,我觉得三十六般变化并非终极,中间余有空当,按照法理来推断,应当有九九八十一般变化才对,其余的是删掉不用了么?”

上官度双目一睁,道:“你能推算出八十一种变化?你……”呆了一阵,他突然鼓掌笑道,“好好好,你不愧是天才的封印师。我和你讲这个,只能是抛砖引玉了。”

孟帅忙道:“我没推算出来,只是胡猜。”

上官度摇头,笑道:“不必过谦了,我第一次听到这些法门,比你修为还高些。尚且半天摸不到头脑,哪还能注意到空当不空当?你的天赋毋庸置疑。”

其实这话也没错。早在先天之前,孟帅别的正事儿没于,光强化天赋了。世界树在这方面的强化非常全面,从根骨到悟性,从体制到精神,各种指标,齐齐爆表。

上天生人,有长有短。大部分人都是各方面差不多的普通人,也可以説是庸才。某方面到了极致的,都是上天的宠儿,被称为天才。然而这些天才之中也有高低,或者説被世人认可的程度有差别。智慧悟性高的,在孟帅的前世最受欢迎,而这个世界中最珍贵的,却是根骨资质最高的武学天才。

自从以来,各大宗门都争抢武学天才,以根骨为主,兼顾悟性。但到底不能兼得,十分根骨,五分悟性已经是上品,有些十分根骨的,悟性很平庸,但因为修为依然进展迅,依旧被宗门所宠爱。根骨越高,悟性越被忽略。理论上来説,八分根骨,八分悟性应当比十分根骨,五分悟性更佳,但现实中却是十分根骨的更受宠爱,哪怕只有一分悟性。

自然,能登上高位,有远大前途的人中,悟性都不差。但也是在根骨好的人里面,悟性更佳,绝非是所有人里面悟性拔尖的

。譬如上官度,悟性智慧,在百鸣山都算一等一,但单纯论智慧和对阵法的理解,未必就高过一些聪慧的普通人。只是他见多识广,脱胎换骨之后,头脑更清明,记忆力更强而已。

当然,世上也有根骨和悟性都在绝dǐng,甚至还有出身、机遇、性情、运气各项都出类拔萃的天之骄子,那些人成就不可限量,也不是上官度这个层次可以相比的。

而孟帅天赋并不高,水思归当年就给他测过,只是寻常,自带悟性还是不错的,也不见得出常人。但架不住他有外挂刷级,直接加基础属性,一刷刷了好几年。现在孟帅各种资质都是最dǐng级,包括他本来就不弱的悟性和学习能力。

何况他本来就要很好的阵封的理论基础,铜牛阵的材料厉害,阵法并非dǐng尖,他入门之后,自行推演,早摸到了门槛,若再给他一些时间,绝不会比上官度掌握的差,触类旁通的见识,更比上官度要强。

上官度虽然不知孟帅具体理解到什么程度,但也猜到他必然大有收获,心中感慨不已,又有些欣喜,道:“当年我得这套铜牛阵,也有令尊得帮助,今日若能对你有所助益,也是我报答之万一了。”

孟帅心道:这铜牛阵有我那老爹的份儿?他并不是封印师啊。要説他认得的封印师,也就是堂尊了,但这铜牛阵的风格也不是雪山一脉的啊。

不过如今不必细究这个,他道:“您放心,我再仔细推敲一会儿,差不多就能驱动了。您只管疗伤去吧。”

上官度diǎn头,递给孟帅一块玉石,道:“这是中枢令牌。有了这块牌子,铜牛和你便能感应,也认你为主持。再有,这个位子给你——”他指了指脚下,道,“我一挪开,你立刻占上。这里是铜牛阵的阵眼,视野最好,能够掌控全局,切不可丢了。”

孟帅答应,走上前去。上官度用手支持着身子,挪下青石,孟帅立刻坐了上去。

视野果然豁然开朗。

坐在青石上,景色虽然还是那个景色,但好像装了广角镜头一般,竟能在不转头的情况下,看到前面一百八十度的角度,略一转头,视野还能飞快的展开,完全能在不移动身子的情况下,看清楚周围一整圈的景观。

手在袖子里面掐诀,孟帅紧紧握住上官度给他的玉佩,真气沿着经脉一丝丝的潜入。

登时,他的意识中清晰地多了十多个diǎn位,那就是十八个铜牛。

那些铜牛在他脑海中清晰可见,就像刚刚上官度在地下摆的铜钱阵一般明明白白,他精神进一步,能够集中在某一头铜牛上,脑海中能展现出铜牛的每一寸外观,包括铜上的反光都看得清。而退一步,则可以⊥他原理十八个铜牛,从更出世的角度观察阵法,甚至以鸟瞰的角度纵览全局。

他还能感觉到,握住玉佩之后,他与那些铜牛已经气机连接在一起,上官度交给的种种变化在他心头掠过,几乎弹指间就能轻易实现,再不复之前纸上谈兵的状态。如果説之前他只能从几个定式中胡猜的话,这一回他可以更直观的感受乃至推演阵法状态了。

太妙了。

在这种状态下,他已经感觉到,一扇新的大门,就在他面前打开一条缝,只需要轻轻一推,就能看到门后的新天地。

在这时的情境下,若不全力推演,实在可惜了。

他掏出一个透明的珠子,犹豫了一下。

这是半个如意珠。当初他晋级先天时,就含过如意珠,保持空灵状态,不过半途被蛤蟆抠了出来,并没有用尽,剩下了一半。他想这么一diǎn儿如意珠,搞建设搞不了几根毛,不如留下,自己需要空明状态时用这个解决。

今天,就是个好机会。

这种十八铜牛尽在掌握,心念一动,斗转星移的状态,实在是太适合推演,孟帅甚至觉得,给他几个时辰,八十一种变化就能补完。

当然,这是他自我感觉良好的一种狂妄,他自己也知道。

但有如意珠相助就不同了,他是真觉得进入那种空明状态时,至少可以推演出几种额外变化的。

可是现在大敌当前,不是时候啊。

孟帅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一百八十度的视角下,眼前空无一人。敌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倘若他一时半会儿回来也罢了,孟帅也盼着赶紧进入战斗状态,从指挥铜牛阵作战,学习更多的阵法变化,使刚刚学到的知识融会贯通,可那人又不见回转。难道他三天两日不回来,自己就白等他好几日么?

总要想个办法,自己能够推演阵法,又不能过于沉迷,失了警惕。

这个时候……就该用得上蛤蟆了。

“凭什么这时候又想到我了啊?”蛤蟆一出黑土世界,蹦起来三尺高。

孟帅忙一巴掌把他拍在地下,道:“吵什么吵,这里还有人呢。”他回过头,就见上官度盘膝坐在一边,头上云雾蒸腾,双目紧紧闭着,全不知外事,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知道朽木断续丹疗伤是要进入入定状态的,不然也不会这么轻易把蛤蟆叫出来。

蛤蟆怒道:“知道有人还叫我出来?让开,我要回去了。”

孟帅忙道:“别呀。你在这儿帮我看着,有人来了你叫我一声。”

那蛤蟆道:“你不知道我视力不好么?看不见。”

孟帅道:“你在我这里就能看清楚了。呃,不对,我离不开。你在我肩膀上好了。”

那蛤蟆哼了一声,突然道:“也行,我可以帮你看着,但我要站在你脑袋上。”

孟帅大为不爽,和它互瞪了一眼,勉为其难道:“也罢,你老实diǎn儿。”

那蛤蟆忽的一声,跳到了孟帅脑袋上,原地蹦了两蹦,道:“不老实,你能咋地?”

孟帅差diǎn站了起来,不过知道跟这蛤蟆扯淡没完没了,道:“反正你给我看住了,不到敌人来袭别打扰我,其他的……随你便吧。”感觉到蛤蟆在脑袋上蹦个没完,懒得理它,将半个如意珠含在口中,进了空灵状态。

过了一个多时辰。

天空中飞来两个人,度之快,远一般先天的漂浮极限。前面那个宽袍大袖,身上一团烟气,裹着后面那个。从形态上来看,是前面的带着后面的飞。

两人来到断崖前面,双双落下。前面那个是个红袍人,紫棠面孔,相貌堂堂,看着像个俗世的大将军。而他身后的那个人,面白无须,乍一看像个弱冠青年,仔细看时,眼角已经生了皱纹,年纪也不小了。

两人一起看着对面影影绰绰的黑影,后面那人道:“大兄,你看,那就是上官老鬼。”

倘若孟帅在此,肯定能听出这人就是离开的梵相城。

那红袍人嗯了一声,道:“小麻呢?”

梵相城皱眉,道:“怪了,这小子哪里去了?我叫他看好了人的。这么大了还这么没用,气死我了。”

那红袍人道:“莫不是闯进阵里了?”

梵相城一呆,道:“不是吧?他有这个胆子?”

那红袍人道:“但愿他没事,不然二弟绝不和你于休。”

梵相城额上沁出冷汗,道:“应当……应当没事吧。”

那红袍人説了一句,也不再提,只继续看眼前的阵法,在他看来,眼前的影子还是几只牛形兽影,还有中间坐的一个人影,并没看出里面多了一人,只是道:“这是铜牛阵?”

梵相城道:“是。上官老鬼受了重伤,已经是废物一个,就仗着铜牛阵护身。我还想困住他,等他虚弱的支持不住阵法,再进去擒住他。”

那红袍人道:“倘若他不是越来越弱,反而越歇越强,那便如何?”

梵相城额了一声,其实他也这么担心,只是无可奈何罢了,试问道:“大兄看呢?”

那红袍人眼睛微眯,冷冷道:“夜长梦多。我本不愿你妄动此人,但既然已经结仇,自然一不做二不休,要将他留在此地,以绝后患。不必守株待兔,破了他这铜牛阵。”

梵相城一呆,随即大喜,道:“大兄有办法,破他这铜牛阵?原来您连阵法也精通。”

那红袍人道:“什么精通,我对阵法,是七窍通了六窍。但是铜牛阵么……当年我有一段渊源,得知了其中奥妙,破上一破,倒有七成把握。”

梵相城喜出望外,道:“全仗大兄。大兄你指挥,小弟愿意冲锋陷阵,抓住上官老狗,我要亲自将他扒皮抽筋。

那红袍人道:“不急。我这个办法需要人多,等我们兄弟到齐了,齐心破阵,才可马到成功。”説着,他看向天空,道,“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

濮阳治疗龟头炎方法
鹰潭治疗龟头炎方法
黑龙江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濮阳治疗龟头炎费用
鹰潭治疗龟头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