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世今泩梦千姩仿若壹刹

2019-10-07 22:32: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梦中,一名女子说,若有来世,你还会记得绮罗么!  文、安忆暖  Part

.1  “惜箬,这个东西你带回家研究下”,说完导师便将一份陈旧的布包丢到她的手中,泛着暗黄色的布料上绽放着几多青色霉花,空气中也腾升一层微弱的灰尘,惜箬皱起眉头,不由得猜测这该属于那个朝代的文物。就拿索绕鼻尖的那股远古的腐朽味来说,这个物品至少也有千年以上了。  布包内裹着一个棕整族的使命,守护族人

,听候族长的差遣,否则违者当诛。情于祭司而言,宛若夺命阎罗,他明明知晓,却又无可奈何的任着自己一步步的陷入万劫不复的境界。  “明日启程”,敛去心头的怪异,冷无痕丢下这句话后甩袖离开了。绮罗望着远去的他迟疑了。方才她瞧见他额心的火印正笼着一团黑色的雾气,那是历代祭师的自小便有的标记。束在木桩后的手,稍稍为他掐指算了算,不久,他有一劫,且是死劫。族人并不知晓,她有预知能力,她一直小心的隐匿着。此刻她正思酌着是否要助他。命定的劫,若她执意逆天而行,定会在劫难逃。她亦曾为自己掐算过,不知为何

,她的命脉至二八双华便断了.  Part.3  夜了,冷无痕又来了,他的腰间别着一支晶莹剔透的箫,手中多了一个皮囊,囊口处正隐约的散发着醉人的酒香。绮罗凝着眉,望着临近身前的他,眸光浑浊,脸色酡红,他似乎醉了。“若我将你劫走,你如何报答我”,醇厚的嗓音夹杂着扑鼻的酒气向她袭来。她不解,他为何这般待她,若她真的失了影踪,他将会受到何种处决。  “绮罗不愿任何人为我往生,若命既是如此,又何必徒劳,牵连无辜”?叹了叹气,瞬间挥之不去的哀愁渐渐浮入她的眉宇之间,算算日子

,她的二八生辰近了。冷无痕听后不语,步伐踌躇的行至她的身侧,掏出藏于怀间中的金黄色锦缎,扯过她的皓腕,将锦缎内的镯子戴在她的腕上,“好生戴着”。  绮罗望着腕上镯子,镯身刻着“冷无痕”三个字,她并未问他为何,只是向来冷漠的唇角此时莞尔一笑,这是他的名么。“我不会让你死的”,若有若无的呢喃传入她的耳际,她不禁为之动容,蓦地,眼眶一热,思酌许久的心事终有个果了。  方才她的那一声叹息,以及眉宇间的哀愁一瞬间没入他的眸中,顿时气息絮乱,冷汗淋漓,他慌了起来,随即背过她微微运了内力调息着。“冷无痕,切记,祭司一旦动了一分情,便会承受一分蚀骨的痛”

,老祭师的忠告犹言在耳,只是如今他该如何是好。此时,皓月当空,夜色怡人,冷无痕索性执萧独奏,绮罗秉耳聆听,月依依

,箫兮兮,人凄凄。无息间,这一夜在彼此的心湖内各自掀起一片涟漪。  天明时,祭师带领数名族人行至木桩处,冷无痕一脸倦意的望着来者,一宿未曾阖眼,此时双眸微微泛着酸涩。“起程吧,莫耽误时辰”,祭师双手奉上一杯践行酒,冷无痕张了张口,最后接过一饮而尽,未吐出的话语就着酒咽入腹内,苦酒入口,一言难尽。  Part.4  麒麟洞位于峰峦叠嶂的断崖边,那儿处处悬崖峭壁,若不小心,命丧黄泉也不无可能。冷无痕回首望了一眼身后的族人,不知此行能有几人侥幸活下来。双眸无意间瞥过囚车上的她,她的眉间依旧是挥之不去的哀愁,他想知道她为何事忧思。至今她的颊上不曾露出畏惧之色,她的胆识他欣赏,她的烈性他佩服,她的一切羁绊他的心,令他深深的为之折服。他也不过凡人,终要历经红尘中的情劫。  情深几许,再次波波来袭的痛让冷无痕脸色苍白,他沉住气暗暗调息,步伐依旧有序,宛若无事人般的随着囚车前行着,只是袖袍内的手紧紧攥着,他将不适隐匿的很好。一炷香后,疼痛逝去,几滴汗水也顺着脸颊没入尘土中,瞬间溅起一丝尘雾,他无奈的仰天叹息,恐怕他要愧于祭师之职。  两日后,一行人抵达了麒麟洞,冷无痕望着遥遥在即的洞口,阴森的气息由洞内迎面扑来,其中还夹带着刺鼻的腐朽味,想必这洞内的残骸太多了。其间,身侧的她默默的随着,一路不曾与他说过任何言语。几个时辰前他松开她的束缚,那时她凝着眉问道,“你不怕我逃了”,“若你真的逃了,那正趁了我的意”。闻后,她不语。  待他沉思明日如何救她时,一抹蒙面黑影从身后飞身而出

,暗夜的月光映在黑衣人手执的剑上,它正对着他闪着诡异的冷冽寒光,夜风拂过,冷无痕嗅到自黑衣人身上迸发出的杀气。“去死吧”,冷无痕以萧抵剑,一个侧身,让黑衣人扑了个空,一番打斗,他发现黑衣人的招式与他竟有几分相似,且招招阴狠毙命。  几个来回,黑衣人始终伤不到他,露在面布外的那双眼睛亦呈现一丝急躁乏力之色,反倒是冷无痕神情依旧淡然,气虚平稳。黑衣人将一切看在眼里,他的妒意更深了。这时他瞥见冷无痕身旁的绮罗,辗转飞身,趁冷无痕一时不慎,轻易挟住了不远处的绮罗。冰冷的剑抵在她的颈处,得意的双眸凝望着冷无痕笑着,寂静的断崖边,黑衣人的冷笑在崖内回荡着,悚然惊心,宛若幽魂。12下一页

微信分销系统
免费拼团小程序
分销商城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