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男神抽奖系统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衰落(二合一章节)

2020-01-16 21:17: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男神抽奖系统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衰落(二合一章节)

看来,之前自己的行为,已经惹恼了江言,他不可能就这么的放过自己的。

京冰集团的反攻,现在才刚刚开始呢!

……

京冰集团会议室里。

“江总,你的决定,永远是正确的,在华冰集团股票大跌之前,就抛掉了华冰集团的股票,赚了一大笔钱!”众股东盯着大屏幕上的股票,乐呵呵的朝江言道。

“我看这一回,仁还有什么招数出?他想力挽狂澜,估计是不可能了!”刚刚从发布会的现场回来的周总笑道。

“不过,江总,虽然咱们这么一做,各种对华冰集团的不利传闻满天飞,华冰集团的股票大跌之势也是在所难免,可是,如果仁及时抛出了股票,他亏损也是不多的,这样的话,他还是保留了实力!”有股东说道。

“呵呵,他不会的,他绝不会抛出手中华冰集团的股票,因为,他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以为我们打压他的股票,就是为了更方便收购华冰集团,因此,他绝对会把手中的股权牢牢抓在手心里,一刻也不敢松开的!”江言呵呵笑道。

“难道我们真的不打算收购吗?”周总问道。

“就算是收购,也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时候,而且,我们就算是收购,也会采取正大光明的手段,如果这样收购,和仁有什么区别?我们先只是玩一玩他,要让他知道疼!”江言淡淡的一笑。

“我相信这个时候,仁一定是知道疼了,而且疼得很是厉害!”众股东哈哈大笑道。

几天以后,华冰集团。

“二弟,华冰集团,已经连跌好几天了,而且都是跌停板,看这形势,还是一直会跌,我们的股票,差不多已经折了三成了,你为什么还不放掉手里的股票?”华冰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谊一脸惶急的对仁道。

仁手上所有的资产以及高利贷借来的钱,如今已经全部折成了股票了,如今股票跌了三成,也就等于是资产缩水了三成。

短短几天之内,资产就缩水了三层,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难怪谊会如此的着急了。

“大哥,你急什么?有点定力好不好?股票总是有涨有跌的,如今大跌,只是京冰集团在中间搞鬼,一旦避开了这个风头,股价还是会涨上去的,现在卖了,亏大了!等一等!”仁安慰着道。

“还等?”谊道:“你可以等,可是,那些债主们会等吗?咱们股价一直在跌,股票也是在严重缩水,你抵押在银行的部分股票,银行会要求你补差价的!”

“银行都没急,你急什么?”仁表面镇静,事实上,内心也是烦得不得了。

“你如果现在放了股票,还来得及,至少,还能还清那些债务呢!把全部股票放掉,我们还有剩余,二弟,听我的,这一次,我们已经是彻底的输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要保存实力,你这样死守着,到最后,就是个死!”

“大哥,你有点信心好不好?”

“二弟,现在可不是信心不信心的问题了!”谊急道:“‘贵利高’已经几次派小弟前来闹事了,离他归定的还款时间,也就几天的时间了,如果股票再这么跌几天,到时候,银行的钱还不上是小事,可是‘贵利高’的钱还不上,你可能连命都没了!二弟,不要再糊涂了!”

“大哥,我自有办法!不是我糊涂,我敢说,现在这个时候,没有哪个比我更清醒了,你知道京冰集团为什么要打压我们的股票,那就是故意压低股价,要收购我们华冰集团的,当初我们费足了心思,保住华冰集团,如今,我们要是抛掉手中的股票,京冰集团就会趁机吸纳,等他们拿到了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票,就拥有了决定权,到时候,华冰集团就属于他们的了!因此我们绝不能卖啊!”

仁的话音刚落,便响了起来。

“银行打来的,你来接!”仁看了下来电显示,便递给了谊。

谊无奈,只得接了,挂了之后,谊苦着脸道:“二弟,银行方面发话说,抵押在银行的股票已经严重缩水,要我们在一天之内,把差价给补上,还有,我们也有好几期的利息没还了,银行方面说已经宽限了我们好几个月了,如果再不还利息,银行将会采取强硬手段!”

“放心吧,还有一天时间,到时候,我会亲自打到银行解释的!”仁点了点头,目光盯向了股票。

可惜的是,华冰集团的股票,牢牢的钉在跌停板上,一点反弹的迹象都没有。

“等明天吧!”仁叹了口气道。

然而第二天,情况依然如此,一开盘,华冰集团就牢牢的挂在跌停板上了。

谊盯着股票,脸如死灰,他已经不报有任何的希望了,他知道是仁得罪了京冰集团,京冰集团这次绝不可能给他们活路的。

“二弟,不要强撑了,我们玩完了,当初我们无尽打压京冰集团,如今京冰集团肯定不给我们后路了,失败了就得认输,趁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今天放掉股票的话,我们还有活路,再晚几天,我们就真的资不抵债,会坐牢的,而且坐牢还是小事,‘贵利高’的钱不还的话,他不会让你活命的!”

“不会的,不会的!我们还有机会,我们股票已经连跌几天,总会有人买的,马上会涨起来的!”

“二弟,你醒醒吧,认清眼前的形势,以你的才能,保住了实力,将来还可以东山再起的,可是如果还执迷不悟的话,你将会一无所有,到时候什么都晚了!”

对于谊的话,仁置耳不闻。

“二弟,银行已经打过几次来了,今天是我们的最后期限,明天,他们就会强制执行了冻结我们的股票了!还有,这几天公司旁边老是有人在转悠着,我相信是‘贵利高’的人,他已经很恼火了,明天就是还款的期限了!我怀疑他会做什么对我们不利的事来的!”

“放心吧,还有一天的时间,明天股票一涨,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听了仁那自欺欺人的话,谊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却是退了出去。

这一天,仁一直等到收盘,华冰集团的股票,还是没有任何反弹的迹象。

第二天一早,仁来到公司,却发现公司人没有几个人。

他抓住一名员工问道:“人呢?今天又不是周末,怎么大家都不上班?”

那名员工怜悯的看了他一眼,“老总,公司大部分人都已经走了,如今形势大家都看得出来,我们华冰集团已经要破产了,很大一部分人,在今天一早就来收拾东西走人了!”

“什么!”仁愤然大怒:“谁说我们公司要破产了,谊呢!”

“华总,您的那位大哥已经对你失去了信心,他今天,比公司所有人来得都早,一早就来收拾东西,我看他那样子,估计是跑路了,也是他,劝大家尽早跑路的,他还说,得罪‘贵利高’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他怕被人连累了,溜了!”

“一派胡言!”仁怒道:“那你怎么不走?”

“我正准备收拾东西走人,结果还没来得及走掉!”那名员工用那种可怜的眼神看着仁:“华总,银行方面已经派人来清理财产了,四处在找你,估计是要有所行动了,还有,‘贵利高’的手下,今天来了好多人,也在四处找你,我劝你小心一点!”

“你……”仁还想说着什么,结果,那名员工却是抱着自己的东西走了。

看着诺大的空空的公司,仁突然觉得很是好笑,曾几何时,华冰集团是整个京冰市最豪华的办公区域,如今,却剩下自己孤家寡人。

这些人,真的是太没有脑子了,凭什么就判定自己要破产了,自己还有翻身之地的。

这时候,响了起来,仁一看,是银行打来的。

仁叹了口气,不想接,就把给挂了。

九点半整,股市开盘,仁打开电脑。

情形并没有出现好转,一开盘,华冰集团立马就跌停板。

仁无力的苦笑了一声,华冰集团已经跌了百分之七十左右,自己的资产,只剩下了三成了。

这三成,还完银行的债,就没有任何的剩余了。

仁站在落地窗边,看着下面的人,曾几何时,自己成为京冰市最有前途的人,当时觉得所有人像是蝼蚁一样,突然之间,自己变得已经一无所有了。

不,自己还有华冰集团这家公司。可是,曾经在自己手里变得很伟大的华冰集团,如今似乎已经变成了一家空壳公司了。

这一切,怪谁呢?仁苦笑了一声,当然要怪自己,怪自己为了重拾昔日的辉煌,变得太过急进了。其实,在一开始自己带领华冰集团走向辉煌之时,自己还是肯埋头实干的,可是,经历过辉煌再到衰落之后,自己已经变得急功近利了,喜欢玩歪点子。

如果,自己还像以前一样,一步一个脚印的去干,就算华冰集团不能重拾昔日的辉煌,就算华冰集团超过不了京冰集团,但是,华冰集团也不会到如今这个地步。

华冰集团由自己一手打造出辉煌,再由自己一手给送上了末路。

这也怪自己太过轻敌了,京冰集团能在短时间内超过华冰集团,他们的领导层,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的过人之处的。尤其是那个新任老板江言,简直就是个商界天才。自己低沽了他,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想着这些的时候,仁多少有点后悔了。

这时候,走进来一些人。

“华董,找了你好久了,你也不接,原来,你在这里啊。”进来的,正是那名银行经理,他姓刘,仁之前,就是把股票抵押给这家银行贷款的。

“你觉得我现在,有心情接吗?”仁苦笑了一声。

“华董,对你的遭遇,我们银行表示很同情,只不过,很抱歉,我们得公事公办,你的资产,如今严重缩水了,我们不得不采取强制手段,要变卖你剩下来的股票以抵债了!这是合同,麻烦你签个字。”刘经理说着,递上一只笔还有一份合同。

“呵呵,几天以前,我还以为会出现奇迹。想不到,最终还是这个结果。”仁苦笑了一声,也没多说什么,然后拿过笔直接就签字了。

仁这么爽快也是让刘经理一愣,仁,是个特别能说会道的人,原本以为他还会扯一些东西,哪知道这么干脆。

他这么干脆,反而让刘经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华董,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好半天,刘经理才道。

仁走到如今山穷水尽的地步,刘经理也是很叹唏的,曾经,他可是京冰市最风云的人物了。

“还能有什么打算?人走茶凉啊,你看,曾经有多少人围着我后面转,如今,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就连我堂哥,也是离开我了。”仁一脸的惨然。

看着仁那落寞的样子,刘经理也是心有不忍:“华董,你不是一个普通人,我相信,任何困境,你都能走得过去,我希望能看到你东山再起的样子!”

东山再起?仁苦笑了一声,这一次,连他对自己都没有信心了。

他突然觉得好烦,无力的朝刘经理一挥手:“你们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刘经理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也的确适合让他静一静,因为一个人从天堂跌到地狱之后,任何人都帮不了他,能帮他的,就只有他自己了。

想到这里,刘经理朝其他人一挥手,所有人便都离开了。

在刘经理一行人走了之后,又有一帮人闯了进来,与之前刘经理那一些文质彬彬的人不同,这次来的人,个个都一身的匪劲。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在线咨询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口腔科
安顺癫痫病医院哪个
贵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上海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